帅气鹤

生于彷徨,死于渺茫。
目前的人生目标是——左拥太宰治,右抱安迷修!

【all安】葬礼

◎年操有。

◎非常之ooc了(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白嫖好久之后咸鱼写手的党费系列。

◎黑道pa,就很


  二十七年。

  安迷修已经活了二十七年了,他曾觉得自己也许是个英雄也许是个什么其他有趣的东西,但事实证明他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趟过浑水犯过险,莽撞过也失败过。生活总是平等待人的,从不让所有人都多么大的差别。少年时锐气的锋芒被无数琐事磨平、温润。

  二十七年都是沉甸甸地摞在他脊梁上,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增加。


  现在他正在抽一根烟,不算好闻的劣质烟的味道裹着他挟着他好像要将他带...

就,随便写的短打

▪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qwq

▪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超级意识流的短打。

▪不二吹突然兴奋(对对对我,不二吹.jpg


不二周助的手是很漂亮的。

弧线流畅肤色白皙,只瞥一眼便知定是个美人。


这双手的某处覆着薄薄一层茧,让人不自觉想叹惋却也看着它们恋恋不舍。

像他温温软软轻易不露锋芒的性子一般,像他柔蓝色的眼眸一般,你只看着他,就像看到了湖泊,森林,和生灵。


而这也不是永远的,湖泊冻为寒冰,爬上几道裂缝;森林没落于遗忘,只是荒芜之地;生灵,也还是生灵罢了。


他的眉目凝聚着湖水,或者是某种不知名的、温柔地潜游在深海里的事物,浮着层淡淡的丝织,开口也是温雅...

【中太】廉价的诺言(1)

*一个朋友暑假时点的梗,现在才写,我真棒(理不直气也壮.jpg

*作者是条咸鱼中的咸鱼。

*ooc警告!


(1)


  中原中也厌恶太宰治。

  像是厌恶什么瘟疫一样厌恶他,厌恶他的那张吞吐谎言的嘴,厌恶那张盛满腐朽的美丽皮囊,厌恶那略微轻佻的眉眼。


  他见过无数个被太宰治吸引的女人,她们无一不沉溺在那双蕴着深情的鸢色眼眸,无一不陷落在太宰治专为她们编造的谎言之中,无一不爱上她们面前的“太宰治”。


  而这时中原中也就会在一旁冷静嗤笑,仿佛看着盲目迷恋跌...

【中太】暮色

#作者是一条超级咸的咸鱼(还不想翻身

#ooc?存在的存在的。

#祝食用愉快(比小心心


*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是一对奇怪的搭档。


  他们对对方厌恶至深,真正动起手来却又各留几分余地,只是整日看对方不顺眼,在嘴皮子上下了不少功夫。


  尽管他们现在不是搭档,但这种奇妙的关系却依然存在着。

  只怕到了末日,他们也会保持着。


*...


除了虚无幻梦,我一无所有

※当初赌骰输了的产物。
※文笔?不存在的。
※短小但不精悍系列。
※作者是条咸鱼_(:з」∠)_


  我曾做过一场梦。

  你与我纠纠缠缠,兀自行走已有数几年——我们曾青春幻梦,繁花飘零——尽管最后一梦皆空,繁花落尽。

  你与我痴痴笑笑,彼此孤独已有数几年——我们曾潇洒无言,互相眷恋——尽管最后不复从前,只剩痴缠。

  你与我言笑晏晏,冷面以待已有数几年——我们曾走上情路,开始旅程——尽管最后跌跌撞撞,一跌不起。

  你与我兜兜转转,红尘是非已有数几年——我们曾深情牵手,互念情话——尽管最后冷然相见,互相客套。

——我曾做过这些梦,醒...

赞美死亡

※当初赌骰输了的产物。
※全程意识流系列。
※小段子系列。
※作者是个咸鱼_(:з」∠)_

  我赞美光明;我赞美黑暗;我赞美死亡。

  死亡是荆棘,缠绕于你,被割破成伤口的地方缓速流出的血液——危险的黑暗包裹在你身旁;你沉迷在流过肌肤的血液那种细弱而无力的触感。

  无数根荆棘拔地而起,死亡的号召永远响彻脑海,你修长的脖颈露出——上面一片红色、鲜血、黑暗、沉溺。

  你的裙摆破碎,皮肤白皙。

  暗色的「黑」自始至终陪伴于你——不论是在你微笑的唇角亦或是扬起的手臂——那是美丽。

——你是死亡。
——死亡本身。
——而我赞美于你。

 ...

【中太】吻痕,也是伤痕的一种

●突然翻到黑历史。
●OOC到外婆家。
●作者是条咸鱼_(:з」∠)_


——你知道「双黑」吗?
——就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我是太宰先生很多手下中的一个。

  应该说是曾经的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太宰治的手下。

  这并不是嘲讽,我是非常喜爱太宰先生的——请不要说我用词错误——我一直认为,每个人对于太宰先生大概都只有两个态度:一是极端厌恶,二是极端喜爱。

  只有一个人例外——中原先生。

  中原先生可以说是极端厌恶太宰先生,但我想也可以说是极端喜爱太宰先生的。...


【中太】一辆假车

※十分OOC
※ 一辆假车。
※我是条咸鱼请不要打咸鱼。

  中原中也在太宰治脖颈上留下吻痕

  尽管这色泽鲜艳的吻痕最后会慢慢淡去并被掩盖在层层的不算十分洁白的绷带之下。

——但中原中也依旧乐衷于,不,是莫名地厌恶这件事。

  他们互相亲吻,唇舌交缠——不管是艳色的、明丽的以及永远存在的污浊的黑暗的都一并沉溺在这个吻里——也许不能称这是亲吻,但它一定算是强烈而执着的罪恶感。

  衣物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在这种时刻并不必要,所以大可以丢掉所谓的自尊心褪去无用的东西——当然现在罪恶至极的两人都不会有所谓...

©帅气鹤 | Powered by LOFTER